“最后一百米”成农村电商拦路虎
2016-05-18 11:24:34 | 浏览179次

  农村电商不但是国家重点扶持的领域,也是各路资本纷纷看好的新蓝海。河南农业小县孟州,没有沿海地区发达的工业体系,也没有像义乌这样的全国商品集散中心,但其开辟了一条独特的解决农民“买难卖难”的农村电商之路。记者在调研时发现,该县初步建立了县、乡、村三级服务站,在解决农民“买难卖难”的过程中,在农村普及了“互联网+”。不过,《经济参考报》记者在孟州和电商进农村试点县博爱、鄢陵进行调研时还发现,目前农村物流、农村分散经营等成为农村电商发展障碍。专家建议,应充分利用电商巨头“下乡”机会同它们展开合作,利用它们在平台、渠道、模式、大数据、经验等方面的优势开拓农村市场,同时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开发。

  农村电商发展重塑农业产业链

  今年4月将快递直接送往村级服务站。目前,第一批24个村级服务站已经于6月18日投入运营,截至8月初,这些村级服务站运营45天后,总交易额达到378万,传统农区初步展现出网购爆发力。

  孟州市电商办副主任权力说,随着农民收入的增加,他们的消费需求也在增加,但县域传统零售业相对落后,消费者面临“买不到”、“买到贵”、“货不正”等问题,而随着电商进农村、物流到村,农民们的消费潜力将被挖掘出来,电商将成为拉动农村消费的新引擎。

  农村电商的发展不仅解决农民“买难”的问题,还解决“卖难”的问题。电商的发展使传统农业产业链增加了电商这个新的链主,其对大数据的应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问题。

  孟州市以羊剪绒加工为特色的桑坡村,近年来,通过产业升级由加工皮毛到生产妈妈鞋、雪地靴、汽车座套等成品,网上销售成为其重要销售渠道。截至2014年底,全村通过淘宝、天猫等网上交易商家达到了220多户,网上交易额达到了2亿元。

  目前,孟州市已有400多家电商企业,电子商务交易额达13亿元。孟州还整合了生产当地特色商品的线下企业,重塑了农业产业链,基本形成了“公司+农户+种植+加工+线上销售+线下体验”电商产业链。

  孟州市市长李英杰说,未来电商不仅解决农村“买难卖难”问题,还将服务于城乡一体化,比如公共交通、教育、医疗、环卫等公共服务均等化,供水、天然气到农村等都可以用互联网思维和“互联网+”的方法来解决。

  配送弱经营散成桎梏

picdb_2_7df9b2c8081e_1 (1).jpg

  长期以来,农村物流落后成为农村电商发展的重要障碍,解决农村物流“最后一百米”问题成为发展农村电商必须首先解决的问题。

  27岁的申鹏是博爱县孝敬镇东界沟村的剪纸艺人,他家从上世纪90年代便开始做剪纸。2012年,申鹏试着在网上开了自己的店铺,去年网上销售额达到了15万。

  但给申鹏带来麻烦的是物流,据他介绍,现在大多数物流公司在县里设点,一小部分在镇上设点,但价格差别很大,“大的订单我都开车送到县里的宅急送,那里一公斤以内是6或8元,超出的根据距离远近每公斤加1元或2元;订单小的、要的急的,我就送到镇上的申通服务店,1公斤以内10元,如果是陌生客户是15元,每超出1公斤增加5元,差别还是挺大的。”申鹏说。

  记者在河南孟州、博爱、鄢陵三县调研时同样发现了上述问题,圆通、申通、韵达等快递企业在乡镇上设有点,有的是专门店面,有的依托超市,他们一般不往村子里送,因为成本太高。

  宅急送的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农村太分散,而且快递量小,送快递下乡的成本太高,只有农村的交易量上来了,或者将各个快递企业发往农村的快递整合起来即建立一个共同配送体系,成本才会降低。

  此外,农村分散经营也桎梏了农村电商的发展。《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发现,目前农产品“卖难”有两大原因,一是信息不对称,二是经营分散、小户经营,难以形成规模效应,成为农村电商发展的障碍。

  鄢陵县是著名的花木之乡,全县60%的土地种植花木,有大型花木企业,也有小型企业、普通农户和合作社。

  去年以来,在当地政府的协调、整合下,由当地最大的花木企业——鄢陵花艺绿化有限公司牵头成立以花木交易为特色的电商平台商亿网,将全县各公司、合作社及农户的花木产品整合到这个平台。

  “鄢陵有着丰富的花木资源,种植成本低,经过整合后,规模效应就显现出来了。”商亿网总经理马榛威说。

  在孟州市电商产业园,孟州特色商品馆格外引人注目,这个特色馆将在今年9月份入驻天猫的中国特色馆板块,线下部分由当地的第三方服务平台来整合、配送商品。

  “一个网上出口+线下整合,将整个孟州的特色商品直接展示在消费者面前,商品之间相互拉动产生集约效应。”孟州市电商办副主任权力说。

  借助电商巨头“下乡”展开合作

  目前,包括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成熟电商纷纷“下乡”。专家建议,各地政府应充分把握机会,与电商巨头展开合作,利用它们在平台、渠道、模式、大数据等方面先进的技术、经验开拓农村市场,政府做好基础设施、电商孵化、整合协调等方面的工作,撬动社会资本的广泛参与。

  去年,阿里巴巴宣布将在三至五年内投资100亿元人民币,建立1000个县级运营中心和10万个村级服务站。京东提出了农村电商未来发展的“3F战略”,包括工业品进农村战略、农村金融战略和生鲜电商战略。苏宁云商则计划在5年内,建设1万家苏宁易购服务站,覆盖全国四分之一的乡镇,2015年将新开1500家乡镇服务站。

  河南省商务厅电商办主任吴源奇说,农村电商的发展本质上说是市场化的行为,而且技术性很强,政府一方面要同大型电商展开合作,这样可以少走弯路;另一方面,要大力孵化、培育本地电商,吸引社会资本的参与,破除农村电商发展的物流、经营分散、人才紧缺等方面的障碍。